快樂不是我們的歸宿,痛苦不是我們的歸宿,內心的平靜,才是我們真正的歸宿!


 痛苦和快樂,兩者都放下。快樂的欲求從一邊踢過來,而苦和不滿足則從另一邊踢過來,這兩邊一直在圍剿著我們。佛陀教導我們要不斷地放下這兩邊,這才是正修之道~導引我們跳出“生”與“有”之道。在這道上,既無樂也無苦、無善也無惡。


 如果我們做事只是為了求得回報,它將只會引起痛苦。修行不再是為了得到什麼,而是為了放下!


 所有好的修行,最後都必須回歸到一個本質~不執著。


 修行者的心不會到處馳散,而只會安住在它那兒。善和惡,喜和悲,是和非升起時,他覺知一切。禪修者單單知道它們,卻不允許它們“弄濕”他的心;換句話說,他不會去執取任何一切。


 欲望一直存在著,這只是心的一種狀態。有智能的人也有欲望,但卻沒有黏著。


 如果你不去反制你的心,那麼就只順從情緒了。這種修行是不正確的,就像縱容小孩子的每一個隨興所欲一般。訓練自己的心也必須如此,別縱容它的隨興所欲。


 由於習氣作祟,我們的心無法平靜,這是因為我們過去的行為,使它們如影隨形地困擾我們。


 唯有污染的心才能屬於寧靜。你必須向內反觀自己,反觀自己的身、口、意上所犯的過失。除了你自己的身、口、意之外,你還要到哪裏修行呢?


 內心的雜染好似我們修行的肥料。 這就像拿髒東西,如雞屎和牛糞來施肥我們的果樹,果實因而將會既甜又多一樣。在痛苦中,有快樂;困惑中有平靜。


 醒悟,並不表示對世間的憎惡,而是心的清清楚楚,了解到事實是無可挽救的,世間本來就是如此的。明白了這一點,你會放下執著,以一種既不是快樂也不是悲哀的心放下,透過智能觀察,了解到“諸行”的自然改變,而住於寧靜中。


 混亂升起的地方,就是寧靜可以升起的地方;哪裏有混亂,我們透過智能,哪裏就有寧靜。


 痛苦存在的地方,正就是無苦生起的地方,它終止在它生起的地方。如果痛苦生起,你必須就在那兒思考;你不必要逃跑,你應該就在那而解決這問題點。從這些事中逃跑,就不是依照真實法修行。你要到何時才能見到苦諦呢?導致你受苦的不是身體,而是你錯誤的知見,當你誤解時,你就被混淆了。


 如果你觀看別人的時間至多百分之十,而看你自己的百分之九十,這就是確切的修行了。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