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懷瑾:阿彌陀佛四字是個最大的秘密


  現在,貢獻大家念佛的法門,也就是習慣所稱的淨土法門。


  我們一千多年來,所流傳淨土宗的念佛法門,到了近代幾百年來,大多都是採用持名念佛的途徑,念南無阿彌陀佛的名號,就是持名念佛。阿彌陀佛是佛的名號。南無是皈依的意思,這是大家都知道的,不須我來饒舌多談。南無兩個字,要念成 namo。但念阿彌陀佛的名號,有一點須要注意,不可以念成(o)彌陀佛,要念(a)彌陀佛


  阿(a)是開口音,嘴巴張開,在喉部、胸部發音。


  這個(a)”字門,也就是密集的陀羅尼”——總持法門之一。密乘修法中,具有字門的觀想和念誦法。字是梵文字母的生發音聲,是一切眾生的開口音。


  所有佛經,大都從梵文翻譯過來。梵文的真言咒語,有三個根本咒音,也就是普賢如來現身金剛薩埵的根本咒。


  這三個字是(ong)”“(a)” “(hong)


  簡略的說:


  (ong)”的意義是:永恆常住,不生不滅,不垢不淨,不增不減,遍滿法界。


  (a)”是無量無邊,無際無盡,生生不息,開發光明。


  (hong)是無邊威德,無漏果圓,無上成就,迅速成就。


  如果念成(o)彌陀佛,就有偏差了。哦(o)的發音是嘴部收縮成為一小圈,單從喉部(生死輪)所發出的聲音,是輪回的音,輪回音是下沉的。所以不可以念成(o)彌陀佛,必須要規規矩矩念出(a)彌陀佛的清朗音聲。


  一切眾生,既有生命,首先發音的一定是(a)”。它是開發的,上揚的,示現生命的生生不息。例如嬰兒所發的第一聲,以及開始學說話.都是 (a)”的發音。至於(o)”音是沉沒的,向下的,甚至可以說是沉墮的音聲。即如念唱華嚴字母的梵音,起腔由(a)”字開端,到字完結,便是咒音的聲明內義。


  持名念佛的法門,如果只念阿彌陀佛四個字也就夠了。人在臨命終時,氣息將絕,這四個字也念不出來時,就系心一緣,……”也就夠了.絕對夠了! 我說此話,絕對負責任,如果錯了,我願下地獄。但千萬記住,系心一緣在阿彌陀佛的這個(a)”字。甚至這一聲也來不及念,念不出聲了,就要斷氣了,那就不要出聲,只要憶念就夠了。阿彌陀佛這四個字,就是一個大秘密。


  在梵文中的含義,包含了:無量、無邊、無際、無限、空、大、清淨等等,很多的意思。總之,是一切眾生的生發音,是開口音。


  是時間、壽命、無限的延長、延伸、連續綿遠.無盡止的延續、伸展。


  是光明,無限的光明,乖量的光明,無邊無際、無盡的光明.大而無外,小而無內。


  因為阿彌陀這三個字的意思,無法用少數幾個中文字表達出來,於是就照梵文名號譯音。根據巴厘文的發音,或根據後期的梵文發音,對於阿彌陀的:字,就念成的字音。


  總之,阿彌陀即是無量壽、無量光。這便是一個大秘密。光和壽,代表空間和時間。阿彌陀即包括了無量美好的、殊勝的時問與空間。一切物理世界,三千大千世界都有生滅,只有時間、空間——光壽無量,沒有生滅。它充滿了法界,盡法界、遍虛空,無處沒有光。白色白光,紅色紅光,黃色黃光,藍色藍光。黑色的也有光。雖然說:現代的光學常識.把光與色加以界說,白是融射一切光的表色,黑是隱役一切光的表色。其實,黑只是不反射光的相,它同為光之體所含攝。五彩、七彩、多彩的光,只因光波長短的不同,它所顯示的表相——光色即有不同。而光是無所不在,無所滅處的。所以說盡虛空,遍法界,無不在佛光普照之中。但虛空無盡,法界無窮。諸佛性光,也無窮盡。


  無量壽、無量光的阿彌陀佛,他究竟在哪里?我們的身心內外,無所不在,處處都在。那麼,那光從哪里來?從跟見的電燈光而言,它是從電能發生的,而電能是從宇宙間的能源而來的。但又從何而來呢?最初最初的能,不是物理的,是心、佛、眾生,三無差別的自性光所感發的。所以阿彌陀佛無量壽光,即是我們的自性心光。念南無阿彌陀佛,自性心光就出現了。並且光與音聲都同時遍滿。心光通於佛性,佛性自在心光。


  光有很多層次,有很深奧的內涵,隨便介紹出來,在有些學習密宗的人看來,是一項很嚴重的事。但在我的觀念中,密宗與顯教本無差別,無所謂密與不密。一切都就公諸世人。是天下的公道,有利於人的,不應該保守什麼秘密。如果另有秘密,而不可傳,豈非佛法也有藏私嗎?既然不能公開,尚須藏密,則此秘密何以值得相信?大公無私的道,不屬於我之所有,也不屬於任何人所應該秘密擁有的。這就好比空氣、陽光,人人都有權分享,應該獲得。所以不管顯密,只要有益人群的,凡是所知的,都可以付出,一切都佈施,一切都供養,不必藏為己有。真的秘密,秘密在每一位自己的身心中。所以雲門禪師說:我有一寶,秘在形山。


  光有子光、母光。凡有相的光明,都是子光。眼前的燈不是物理世界的子光。假如將燈熄了,一片黑暗,黑暗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在電燈光中念佛,燈熄了,就在黑暗中,照念下去。念久了,自性心光發出,與阿彌陀佛的無量壽光融接了,在黑暗中也自發現光明照耀,這種境界,不是想像所得。


  要知道,我們人類是在白天的日光中才能看見東西的生物。在這個世界中,有比人類更多的眾生,在白天日光的強度下,看不見東西的眾生,更多的不知其數。如蝙蝠、貓頭鷹、蟲孚等等,有的反而要在黯淡的光線下才能看得見東西。他們都在黑夜才出來活動,它們有的看見日光,反而受不了,甚至會導致死亡。各各眾生的業力不同,感光就不同。所以阿彌陀佛也在它們中間放出各各感應不同的光。大家須要懂得這個秘要,才可了知佛的慈悲廣大心願。


  當你念佛,念到光明現前的時候,不要執著它就是勝境。這種光明還是子光,不是母光。到了一念不生,清淨圓明,既無所謂光,也無所謂不光,自性心光現前,方可與阿彌陀佛的心光相接了。如果你在念佛時,見到有相的光明,便以為是阿彌陀佛放出光來接引你了,那就未免太小器了。那你拿四十元買一支手電筒,輕輕用手指一按,就會發出光亮.豈非比念佛打坐要便宜得多!總之,有相光明,還是子光。換言之,它是母光的反映。有些人在靜坐中,發現了光,就很高興,認為自己有功夫,有道行了,這才是傻瓜。豈不聞佛在《金剛經》上說:凡所有相,皆屬虛妄。所以必須了知,那是子光,不是母光。


  那麼這類的有相光明好不好呢?不執著就好,執著了就不好。如果不執著、不著相,那有相的光明,與自性心光便自漸漸融會一體。如果執著了,便落在生滅妄緣中,那就不好了。所以說,持名念佛,如果能體會到佛號無量壽光的涵義,那就更好。再說持名念佛的法門,也即通於普賢如來和觀自在菩薩的大光明藏的法門,光壽無量,無所在而無所不在。


  再說持名念佛的三種方法:


  一出聲念佛
       
(na)(mo)(a)(mi)(tuo)(fo)”字字要發音清楚,可以大聲念出,但不要只在喉嚨嘶叫,心裏卻在打妄想。要由喉嚨以下的胸腔發音。由丹田的氣,連接上來發聲,一口氣念下去,念到氣接不上來時,閉上嘴巴,不要用任何特別呼吸的方法,只任其自然,聽任鼻子自然呼吸。此時心中沒有雜想,片刻之間,非常清淨,既不造妄想業,也不動祈求心。這樣一口氣,一口氣的念去,心氣合一,心念合一,便得大利。如果念到聲光合一,也不必志得意滿,此中道理已如前面所說,不必多講了。


  二、微聲念佛。


  雖然還是一口氣,一口氣的念,但旁人聽不太清楚,只是自己耳根反聞內聽,一字一句的清晰念去。


  大聲念或微聲念,都要一字一句,清清楚楚。最好耳根不要分昕外界的聽音。在念佛中間,縱有一個雜念,要立即自淨其意,要以念佛之念來遮斷一切雜念,專心注意在返聞內聽上,雜念自然中止不生。念到六根不受外界影響,念念是佛,這樣也就是合于觀世音菩薩返聞聞白性的法門,同時也可進人大勢至菩薩淨念相繼的念佛境界。


  如此念去,若一日、若二日、若三日、若四日、若五日、若六日、若七日、……一直念下去,當然沒有不成就的。如是修去,在活著的時候,身體鍵康,百病消除。一旦臨命終時,可以不麻煩自己,也不拖累別人,那便恭喜自在了。


  三、瑜伽念佛。
       
持名念佛是出聲念佛,要聲氣合一。瑜伽念佛,是意念合一,達到如《楞嚴經》上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章所講:淨念相繼的境界。這也就是心心念佛的法門。如活在世間,能修到淨念相繼,將來臨命終時,往生淨土,必然成就。


   所謂淨念相繼,就是由持名念佛或觀想念佛,而到達隨時隨地,念念在佛念之中。這種瑜伽念佛,最初正如白居易的詩倡所說:坐也阿彌陀,行也阿彌陀,縱使忙似箭,還是阿彌陀。隨時都念念在阿彌陀佛。平常一般人說,現在是超音速的時代,一切都講究快,講究速度。所以許多人都說,我太忙了,工作太緊張了,沒有辦法念佛。聽來好像蠻有道理,但是忙到極點,也不會像射出去的箭,發出去的**那麼急速吧。縱然忙到這個地步,身忙心不忙,能夠做到還是一念在阿彌陀佛上,必定成就無疑。


  如此隨時隨地念下去,漸漸的念也念不起來了。只是一片清明,了無雜念的閒心。也許有人認為這是業重障深,念佛念不起來了,其實並不一定。有的正是到了淨念境界。清淨現前。這樣身心清淨,突然斷念,既無過去心,也無未來心,現前一念清明,佛也沒有,念也不生,清淨現前,正是淨念。此時保持身心一片,了了常知,任運自在,這樣就是淨念相繼了。然後一旦身心解脫,當然淨土現前,絕對不會不成就的。如果在淨念中,了了常知,既不昏沉,也不散亂,頓然定住似的,你就讓他多定一會,更好,試看五百羅漢的造相,各個不同,有的正在掏耳垢,有的正在捏腳,他就如此地入定不動了。佛國禪師偈雲:有時且念十方佛,無事閑觀一片心。諸位若能念到如此境界,當然無不成就念佛三昧。我當隨喜,我當歸向,暫且講到這裏為止,講太久了,謝謝諸位,同聲念佛,回向淨土。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