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在那裡







佛在那裡?這是許多學佛人,乃至非學佛人的大疑問。我想,這個問題不搞清楚,恐怕學一輩子佛也是枉然。


不然禪宗五祖弘忍大師也不會說:“不識本心,學法無益。”故而學佛人必須將這個問題搞清楚。



佛到底在那裡呢?


眾說不一,有人說佛在西方,故而他們常向西方跪拜進香。


有人說佛在東、西、南、北四個方向,故而他們常向東、西、南、北四個方向跪拜作揖。


有人說佛那個方向都不在,就在心裡,故而他們說拜呀,燒香呀,都是無用的,只要心裡有佛就行了。


有的人乾脆就說,世界上根本就沒有佛,佛其實是人純屬編造出來的,故而他們從不信佛。


這些說法我以為都是偏見,都經不住推敲。


說佛在西方的,無非是說佛教中有西方三聖之說,但這並非是說佛只有西方才有。


《六祖壇經》說:“東方人造罪,念佛求生西方。西方人造罪,念佛求生何國?”


故而只向西方行禮,難道就不怕其他方向的佛有意見。說佛在東、西、南、北四方的,無非是說佛是統管娑婆世界的,那個方向都應該有佛。


既然是這樣,若是只向四方行禮,豈不又有得罪上下方向佛之嫌。說佛在心裡的,無非是說佛絕不是在某個具體的處所,而是在每個人的心中。


然而人有若干顆心,有善心、有惡心、有貪心、有嗔心、有癡心、有慢心等等。


不知佛到底在那顆心上?


若在惡心上,顯然不妥。


若在善心上,那惡心出現時佛又到那裡去了?


這樣有來有去便不能叫佛。


因《金剛經》說:“如來者,無所從來,亦無所去。故名如來。”因而說佛在心上也不可靠。


說根本沒有佛的人更不靠譜,釋迦牟尼說法四十多年,普渡眾生無數無量。


佛學誕生二千五百多年來,無以量計的高僧大德以經為旨,修持悟道,歸入佛道,這些難道都是傻子不成?


我以為,現代人就是太聰明,然而往往是聰明反被聰明誤。


其實這種所謂聰明,就是執著世間知識,執著無明,從而使自己陷入迷妄,實在令人憐憫。



那麼佛到底在那裡呢?其實就這麼一個在那裡的“在”字,就將我們與佛隔開了。


因為不管佛“在”那裡,我們都將佛視為他物,視為身外之物,這便是學佛人的一個大錯誤。


我以自己多年學佛的體驗,不妨告訴諸位一個秘密:“我就是佛。”這個我,非常人認識之我,而是本體之我,也即文前所說的本心。這個理其實並非我說,我只不過是通過多年的學佛修持,有了一點自身的體驗,應了佛理。其實佛早就將此理告訴給我們,佛學中不是有“眾生即佛,佛即眾生”的理義嗎,這不就已經告訴了我們,我們本自就是佛嗎。


還有,當惠能大師悟法後,為免被人所害,逃出所在寺院時,一個叫惠明的僧人追趕上惠能,向其求法。


惠能當即對其說:“不思善,不思惡,正與麼時,那個是明上坐本來面目。”惠明因此當下大悟。


惠能所說的這個本來面目是什麼?


就是本心,就是佛。理是這個理,恐怕凡是學佛人都知道。


但眾多學佛人就是不敢認同,對此沒有自信。於是乎,總將佛放在身外,學佛是向外學,求佛是向外求,用力是朝外用。


如此學來學去,時間費了不少,氣力花了不少,總聞不到一絲佛味。


我自己學佛也經歷了這樣一個過程,因為儘管一開始學佛就知道,人之本心是佛,但那終歸只是佛理,佛理是佛的,不是我的。要完全認同這個理,並將此理融為自己的理念,完完全全將其融化在自己的意識中,還要一個過程。這個過程是修持的過程,是一個磨煉的過程。一但過了這個過程,堅信自己本心就是佛,此時心明瞭,方向準了,用力便有了著力點,我的修持路也才走上軌道。



知道了本心是佛這個理,而且又完全認同了這個理,於下便是去走一條識自本心的路。


如何能識自本心?


我個人體驗是:於相離相。


《金剛經》告訴了我們一個理,眾生有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


而佛、菩薩則無我相,人相,眾生相,壽者相。佛在這裡一語道破天機,我們與佛實質上是一相之隔。於相住相者,是眾生,於相離相者,是佛。


眾生為什麼住相呢?因為眾生將世界,將生命,將一切相視為實有,執著不放,不知這僅僅是因緣的一合相。而佛,則視一切相為虛妄。


故而佛在《金剛經》中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佛還在此經中說:“離一切諸相,即名諸佛。”


由此可見,要識自本心,要與佛一體,必須於相離相。



走一條於相離相的修持之路,我自己修持十多年,親身所感,這並非是一件容易之事,因為我們過去的業力太強大,執著世間的習性太重。


我讀《金剛經》已有多年,且天天讀,日日誦。即便是這樣,也還是常常被佛的離相境地而感動,而自慚。


釋迦牟尼在《金剛經》中說:“如我昔為歌利王割截身體,我於爾時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


釋迦牟尼被割截身體時,尚能無我人眾生壽者相。


而我們的身體,我們的利益,有誰敢碰。


誰碰誰見鬼。


特別是在當世,自我意識是何等之強烈,自我價值是何等的膨脹,自我利益是何等的崇高。


如此,釋迦牟尼能成佛,我們卻只好是眾生。因此,走這條於相離相的路,對於我們眾生來說,是一條艱辛之路,是一條磨難之路,也是一條痛苦之路。


至少,我的親身感受是如此。


但若是度過這一艱辛,熬過這一磨難,跨過這一痛苦。光明頓現,識自本心,透悟佛法實相,便是一個智慧之人,一個自由之人,其功德不可說,不可比。這也是事實,不可置疑。



我觀世人學佛,特別是觀居家人學佛,大多有兩大誤區:一是四處向外求佛,忘了自己本是佛,不知佛到底在那裡;二是喜歡學一些有為法,修持未上正道。


這一點佛祖早有警示。


佛在《金剛經》中說過兩段謁語,很值得我們末學認真學習和參悟。一段是:“若以色見我,以音聲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見如來。”第二段是:“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



我以為,若是樹立本心是佛的正信,並在此信念之上,走一條於相離相的修持之路,堅持不懈,鍥而不捨,精進不息,必定識自本心,與佛同道。




(感謝釋禪淨上師開示)


(感謝薇妮圖框/神秘幻燈美圖)


(音樂逸荻/悠然編輯)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ki 的頭像
yuki

清心小站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