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科畢業後,進入了貿易公司上班,我領的第一份薪水,準備請全家上館子去吃飯,我的父親,很不喜歡吃歐式自助餐,胃口很台灣的他,不習慣拿著碗盤走來走去,歐美的餐點一點都不吸引他。


於是那時候的我,找了一家399吃到飽的湘川料理餐廳,這家餐廳的每一道菜,都可以一直點、一直點,雖然上來的份量不多,可是每一道的功夫菜都一道道的上桌,這對當初的我們來說,是很新奇的體驗。


那時候我們家的每一個人,都可以不需要看價錢,就拼命地點我們自己喜歡吃的菜,一直點到第十九道,當我們還想要繼續點菜的時候,我的父親生氣了!



父親不准我們繼續點菜,即使孩子們都在抗議,他也很堅持:『要留一點給別人賺。』


我的父親一向如此,當很多人得意地告訴我們買東西殺價的能力,我的父親卻不太願意我們買東西的時候殺價,我常聽他說:『買一些小東西,別人賺的錢也不多,不要再殺價了。』


這樣的父親,養出的三個孩子,對金錢觀有很多很多的不同,從不殺價的我,跟?妹妹逛街,總是覺得辛苦。



我常常想,所謂的身教到底是什麼?


是走在路上,看到馬路上爬?一隻小蝸牛,不管行程有多趕,都跟著孩子將蝸牛移到路邊的花叢?


是帶著孩子做善事,每次進去超商就投一個銅板捐款?


還是,遵守著交通規則,不口出惡言?



小寶四歲四個月的時候,有一天,我正在教室內跟其他人聊天,我坐在地板上邊聊邊隨手拿起兩個木頭玩具軌道開始拼了起來,這時候,小寶輕輕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轉頭過去看著他,小寶指著我手上木頭軌道,輕輕地對我說:『彈彈媽媽,那是我的耶!』


聽到這一句話,我連番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我只是想幫忙拼軌道,請問可以原諒我嗎?』


小寶點點頭後說:『只有彈彈可以不用問就拿我的玩具,大人不行喔!』,我點點頭,他繼續玩著他的鐵道車。



過了沒有多久,一歲八個月的小慧哭了,我又隨手拿了個玩具,想要吸引她的注意,這個時候,我的肩膀又被輕輕地拍了一下,小寶指著我手中的玩具,輕輕地對我說:『抱歉,彈彈媽媽,那也是我的耶!』


那一天的我,被小寶溫柔的指正了兩次,也道歉了好幾次。


共學團的孩子,每個人在面對同樣的狀況,總會有不同的情緒表現,我的女兒只要陌生的孩子不問自取的拿了她的玩具,她會站起來很大聲地說:『那是我的東西,你沒有說借借就拿走,請你還給我。』



以前的我,有幾次看到小寶拿走小寶媽媽的東西,或者小寶的玩法讓小寶媽媽不舒服的時候,小寶媽總是會用很溫柔的聲音說:『抱歉,我不喜歡噢!』


那時候的我,總覺得小寶媽媽的拒絕太溫柔了,我心想,如果一個女孩在面對別人不友善的侵犯的時候,我絕對不想要女兒如此溫柔的說:『抱歉,我不喜歡噢!』。


於是,從小到大,我總是在每個孩子不問自取我的東西時,很正經且嚴厲地說:『我不喜歡,請妳跟我道歉!』


我女兒有我兇巴巴的個性,小寶有著小寶媽媽溫柔地拒絕。



這沒有誰好誰壞,只是因為各自考量的面向不同,而用?不同的方式在對待?孩子,那時候的我才懂得,所謂的身教,不是真的『教』孩子什麼,不是刻意地讓孩子看到自己捐款,不是刻意地讓孩子看生命的悲苦,而是妳怎麼對待孩子。


我家三個孩子沒有全部學到父親想要教我們的『留給別人賺一些』的態度,卻全學到了父親對待我們的語氣與火爆脾氣。



就如同小寶爸爸說的:『所謂的身教不是孩子去學父母親怎麼對待別人,而是,孩子學父母親怎麼對待自己,孩子自己怎麼被對待的,就怎麼對待別人。』


我怎麼面對孩子的拒絕,孩子就怎麼面對朋友的拒絕,如果孩子拒絕我,就是被打被罵,當他面對別人拒絕他的要求時,也會直接的動手。



我怎麼面對孩子的不小心,孩子就怎麼面對朋友的『不小心』。


我怎麼跟孩子道歉,孩子就怎麼對朋友道歉。


我怎麼對孩子應對進退,孩子就怎麼對朋友應對進退。


我怎麼面對孩子的跌倒受傷,孩子就怎麼面對別人的跌倒受傷。


我用什麼態度面對孩子的困難,孩子就用什麼態度面對困難。


我對生活中有一堆『沒辦法』的抱怨,孩子就會有一堆『沒辦法』的抱怨。



慢慢地,我終於懂了,所謂的身教不在於哪些刻意,而在於生活中的點點滴滴。


慢慢地,我懂了,這就是在共學團的好處,我們可以很清楚地看到父母的一切如何清楚地在孩子身上產生了不同的變化。


我懂了,身教,不是片段的,而是時時刻刻、隨時隨地、每個面向。







圖文來自網路 如有侵權請告知 我會馬上刪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ki 的頭像
yuki

清心小站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