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對尷尬




    德國空軍將領烏戴特將軍患有謝頂之疾。在一次宴會上,一位年輕的士兵不慎將酒潑灑到了將軍頭上,頓時全場鴉雀無聲,士兵驚駭而立,不知所措。


倒是這位將軍打破了僵局,他拍著士兵的肩膀說:“兄弟,你以為這種治療會有作用嗎?”全場頓時爆發出笑聲。


人們緊繃的心鬆弛下來,而將軍的大度和幽默博得了人們的尊敬與愛戴。




面對工作壓力




    一個交響樂團在緊張地排練斯特拉夫斯基的《春天的典禮》的最後一章。疲憊的指揮在向大家講述他對音樂各部分的理解:“柔和優美的圓號象徵著奔逃的農家少女,而響亮的長號和小號則代表著追逐的野人。”


當他再次舉起指揮棒準備讓音樂繼續時,從圓號區飛過來一句:“大師,您不介意我們把某一部分演奏得快一點吧!”一句輕鬆的調侃消除了排練的緊張與辛苦,讓氣氛被其樂融融所包圍。




面對一時不快
    一次,美國總統林肯正在演講,一個青年遞給他一張紙條。


林肯打開一看,上面只有一個單詞:“笨蛋”。林肯臉上掠過一絲不快,但他很快恢復了平靜,笑著對大家說:“本總統收到過許多匿名信全部只有正文,不見寫信人的署名;而今天正好相反,剛才這位先生只署上了自己的名字,卻忘了寫正文。”






加拿大外交官朗寧在競選省議員時,因幼年時吃過外國奶媽的奶水而受到政敵的攻擊,說他身上一定有外國血統。


朗寧機智地回擊說:“你是喝牛奶長大的,那身上一定有牛的血統了!”


駁得對方無話可說。



面對傷感失落




    美國哲學家喬治.桑塔亞納選定4月的某天結束他在哈佛大學的教學生涯。


那天。喬治在禮堂講最後一課,快結束的時候,一隻美麗的知更鳥落在窗臺上不停地歡叫著,他打量著小鳥,許久,他轉向聽從輕聲地說:“對不起諸位,失陪了。我與春天有一個約會。”


說完便匆匆地走了。





    這句臨別留言,像詩一般美好。不熱愛生活的人,無論如何也說不出。


人們在告別自己從事一生的某項事業時,出現傷感情緒是難免的,很多人會從此而失落,悲觀。喬治.桑塔亞卻以一種充滿朝氣,熱愛生活的心態,幽默地面對人生暮年的一幕。



面對衰老疾病




    在一個有眾多名流出席大晚稻會上,已失去昔日風采,鬢髮斑白的巴基斯坦影壇老將雷利拄著拐杖蹣跚地走上臺來就座。


主持人開口問道:“您還經常去看醫生?”


“是的,常去看。”“為什麼?”


“因為病人必須常去看醫生,醫生才能活下去。”


此時,臺下爆發出熱烈的掌聲,人們為老人的樂觀精神和機智語言喝彩。




   


 主持人接著問:“您常去藥店買藥嗎?”


“是的,常去。因為藥店老闆也得活下去。”
臺下又是一陣掌聲。“您常吃藥嗎?”


“不,我常把藥扔掉。


因為我也要活下去。”臺下大笑。




雷利與主持人的對話句句幽默提神,令在場的人對精神常青的雷利肅然起敬。






 用微笑的心看待人生,我想活在世上會快樂些。
 


曾經很埋怨自己的母親,可是現在我找回了那份親情,雖然還不到親暱的程度,可是我已不再害怕和她相處。


 以為失去了的友情,當我一句”沒事了,過去就過去了”之後,一笑便化解了彼此的尷尬。




 在失去了愛情之後,一直認為我的世界就此灰暗了,但心態改變之後,我的親情與友情便重回身邊。


 我不是幽默的人,不過我想微笑會是最美的語言。





圖文來自網路 如有侵權請告知 我會馬上刪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yuki 的頭像
yuki

清心小站

yuki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